四川農村日報全媒體記者 羅敏

日前,三星堆遺址祭祀區考古發掘再度掀起新的一波熱潮。被稱作“月光寶盒”的龜背形網格狀器、精妙復雜的銅神壇、“機器狗”一樣的銅巨型神獸……數件顛覆現代人想象力的文物,帶給人們無限的想象和震撼。

古蜀人石破天驚的藝術構思與創造靈感,從哪里而來?蘊含哪些寓意?6月15日,四川博物院特邀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仁湘在線作了主題為《信仰與藝術:古蜀時代的虛擬世界》的講座。

王仁湘講述三星堆文物。

“用現在的話來說,我們發掘到的這些出土文物,就是古蜀人生動的‘文創作品’”。講座中,王仁湘帶領大家探尋先秦蜀地神秘的精神世界,那是一個比真實世界遼闊得多的虛擬世界,雖是虛擬的,但現實中有它的影子。

古蜀時代獨特精彩的文創作品

三星堆文物不斷“上新”,出奇、出巧、出斑斕的古蜀時代讓人不禁感嘆:古蜀文化怎會如此豐富多彩?

“這兩年新又發現的六個坑,表現的是古蜀先民奇幻瑰麗的心靈世界,體現出古蜀族非凡的藝術想象力與驚人的創造力。”王仁湘說,這樣一個虛擬的世界,傳統的說法就是神話的世界,按現代最近接 觸 的 詞 ,就 叫“ 元宇宙”。古蜀人生活在自己營造的神界里,感覺與神同在,與神同悲歡。

“藝術是信仰飄揚的旗幟,古蜀時代的青銅藝術,正是這樣一面飄揚的旗幟。”王仁湘講道,古蜀人的神界并不僅僅只是存在于口口相傳的神話中,更存在于創造的大量真切的藝術品。其中有許多自己心中崇拜的神靈,如天上的太陽神和太陽鳥,地上的地神地母,還有連接天地的天梯神樹等等。這些形體高大、威嚴神圣、地域特色濃郁的精美青銅文物,讓人看得見、觸得著,直達心靈深處,讓人久久不能忘懷。

三星堆遺址8號“祭祀坑”拍攝的銅面具。

他認為,三星堆祭祀坑埋藏的,是古蜀時代獨特精彩的文創作品,是記錄一個地區一個時代思想的優秀文化遺產。“沒有三星堆和金沙對古蜀文化的保存與發散,中國文化就少了許多活躍的動能,就如同沒有川菜川味,我們就談不上品味中國滋味一樣。”

三星堆神壇首次發現坐姿人像

此次由八號坑中提取的一尊大型神壇令人極為震撼。這個神壇有意思在哪兒呢?

據了解,在三星堆迄今發現的青銅人像中,主要是以站或跪的姿態為主,以表達對神的虔誠。在此次8號坑出土的青銅神壇上,首次發現了坐姿人像。

三星堆日前出土的青銅神壇。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王仁湘通過圖片講解道,該件神壇包括鏤空的臺基和人抬神獸兩部分,臺基的每一面中間都有一坐姿人像。在古代中原地區坐姿稱為垂足坐姿,小腿垂直,平坐在坐具上面。“這種垂足坐姿的流行,起于北方文化帶來的改變,這個改變出現在南北朝時期,到唐宋時才成為起居規范。現在看來這種坐姿在古蜀時期就已經存在了。”

“人像端坐在這兒,膝蓋彎的,腳垂著,而且雙手放在膝蓋上面,就像現在會議合影照的標準姿勢。”王仁湘進一步解釋,此外還有最為常見的青銅人像以跪立的姿勢,雙膝下跪,畢恭畢敬的形象,都是表達對神的一種虔誠。

在王仁湘看來,神壇上的一眾銅人不是跪著就是坐著,沒有明確的動勢,這原本應當就是一個擺設,意義就在于制造一種肅穆的氣氛,引導人們進入虛擬的場景。三星堆幾座青銅神壇,以表現獻祭或者祭拜神靈活動為主,是古蜀時代精致詭譎的藝術品。

“三星堆考古揭示的由藝術創設的虛擬世界,屬于古蜀,也屬于古華夏。這是古蜀人的靈魂居所,也是古華夏人安放靈魂的地方。”王仁湘說。